鲁班尺:能丈量门户祸福的建造工具

现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明代万历版《鲁班经》,托鲁班之名、传鲁班木作之艺与木作之道,是研究我国传统建筑和家具的必读书。举凡研究建筑和家具的学者,都对此书非常重视。

鲁班尺:能丈量门户祸福的建造工具

《鲁班经》全称《新镌京版工师雕斫正式鲁班经匠家镜》,又名《鲁班经匠家镜》、《鲁班造福经》。原书为故宫所藏,最早成书于明朝万历年间,到了崇祯时期又有新刻本,署名“北京提督工部御匠司司正午荣汇编,局匠所把总章严集,南京御匠司司承周言校正”。

《鲁班经》属集体汇编,集房屋营建、木工操作、家具制造、日用器物摆放之技术性的知识和木匠施工的吉时凶日、风水咒符、阴阳五行等内容为一体,涵盖广博,是木匠的全程“操作指南”。全书共分四卷,其大致内容如下:

卷一叙述了堂屋、小门、门楼、厅堂以及王府宫殿、寺观庙宇、祠堂凉亭等各种建筑的建造法,并介绍了木匠从伐木备料、起工破木到动土平基、画样起屋、上梁拆屋以及砌地面等做工时应遵循的法则和注意事项,同时还介绍了鲁班尺、曲尺的规格、图式和使用方法。

卷二介绍了建造仓廒、殿角、钟楼、桥梁、牛栏、马厩、猪栏、鸡鸭鹅栖等附属建筑的方法和注意事项。另外,还讲解了家具和木器制。

卷三介绍了房屋朝向、选位吉凶和相宅的72个例子。卷四介绍了一些符箓、咒语和许多镇物图形的应用。

鲁班尺:能丈量门户祸福的建造工具

《鲁班经》中介绍了一种尺子,叫“鲁班真尺”,通称“鲁班尺”,也叫“门光尺”,是古代木匠奉为金科玉律一般的工具。

“鲁般尺”一尺等于曲尺的一尺四寸四分,之所以称“门光尺”,是因为古人认为按此尺丈量并确定门户,可以避凶趋吉,光宗耀祖。

这种尺分为八寸,自成一种衡量单位,以八寸为一尺,每寸都有名字,分别是“财、病、离、义、官、劫、害、本(吉)”,每“寸”又另分五格,每格用红字或黑字写上各种星相的名称,是专门用来量定裁度门窗的一种用尺。

古人极为讲究门窗的建造,认为这是房屋风水的一个关键所在,而测量门窗开设的方位长短,则必须用“鲁班尺”来衡量最为合适。鲁班尺是木匠祖师爷鲁班“造极木作之圣,研穷造化之微”后所创,因此,使用鲁班尺安造门窗,历来被木匠们奉为圭臬。这把鲁班尺,匠心独运,造极精微,其中容纳有“五行、八卦、洛书、九星、紫白”等术数理论,在今日看来,是一把极具神秘色彩的尺子。

鲁班尺:能丈量门户祸福的建造工具

《鲁班经》卷二的最后部分记载了包含屏、床、桌、椅、凳、箱、柜、香几在内的三十四种家具,历来为学者所重视,可说是研究明代家具难得的第一手图文资料。

著名文物专家、文物鉴赏家王世襄先生1980年曾在《故宫博物院院刊》上专门登过一篇名为《<鲁班经匠家镜>家具条款初释》的万字长文,对这些家具条款,逐条校正其中的错字、漏字,并详细解释其术语和考证其家具源流。

在这篇极具学术价值的文章中,王世襄先生评价《鲁班经》说:“它是现今仅存的、出于工匠之手、图文兼备、有关木工的一部古籍……是有关古代家具仅存的一份重要材料,对明代家具研究者来说,更是一部必读之书。”

另一位研究古典家具的学者陈增弼先生也非常推崇这份材料。他说:“《鲁班经》关于家具的描述,绝大多数是关于家具构件的尺寸的记载。这些尺寸不同于一般不会操作的文人笔记中有关家具尺寸的记载,它是从家具生产中总结出来,通过文字的记载用来指导木工的生产实践的,因此是非常实际的,是可信的。”木匠们完全可以按照文中尺寸的记载直接制造出对应的家具来。许多学者甚至认为,《鲁班经》中最有价值的部分,就是这三十四种家具的内容。

鲁班尺寸吉数查询系统42.9cm(通用版)

请输入整数长度(单位为毫米或选择厘、寸、尺)进行鲁班阳尺凶吉数的查询:

丁兰尺寸吉数查询系统39cm(通用版)

请输入整数长度(单位为毫米或选择厘、寸、尺)进行丁兰尺吉数的查询: